刷视频“刷”出来的双胞胎姐妹

发布时间:2021-06-11 浏览:
生活在河南巩义的程珂珂是家里的宠儿。妈妈对她永远有求必应;哥哥打工挣的第一份钱全给她买了礼物;爸爸供她的零花钱总是比其他同学多。
 
被家人宠爱了三十年。程珂珂却意外在短视频软件上“刷”出了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。两人相距58公里,好奇心像一只手不断推着她与这个名叫张丽的女孩产生交集。她只想解答一个问题,“我们为什么这么像?”
 
几经波折,隐藏了30多年的秘密公之于众,两方的母亲一度崩溃。赌气、哭泣、拒绝沟通,他们向孩子们表达抗议。
 
程珂珂和张丽为了安抚母亲的情绪奔走在巩义、登封和郑州,焦头烂额。“妈妈们失去了安全感,也对我们失去了信任感。”程珂珂说。
 
 
1月9日晚上,河南登封市的张丽第一次收到程珂珂的私信。
 
那天下午,程珂珂的小姑子在刷短视频时,看到有个女生和嫂子程珂珂长得一模一样。
 
“这不就是珂珂吗?”家人们翻出程珂珂的照片来回对比,连程珂珂两岁多的女儿都对着视频喊妈妈。
 
“感觉非常奇怪,两哪哪都像,唯一不同的是我右眉毛上方有个痣,她没有。”程珂珂很好奇,她主动发私信给视频中的女孩张丽,半开玩笑地问,“咱俩长得好像啊,你要不要问一下你爸妈,你家有几个孩子?”
 
张丽没有搭理。
 
三天后,程珂珂又给张丽发了一张生活照。张丽二人确实有相似之处,但张丽还是觉得“她可能是骗子。”
 
张丽抱着拆穿骗子的目的加了程珂珂的微信。一加上,程珂珂又主动发了许多张照片。张丽越看越像自己,也发了张照片过去。
 
“世界上像的人多了,巧合而已吧。”张丽没多想。只说了一句,“咱俩长得真像。”就结束了话题。
 
程珂珂很想知道这个跟她长相相似的女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,总有一搭没一搭地找张丽聊天。
 
她告诉张丽,自己有个两岁多的女儿。张丽也告诉她,自己的儿子十一岁、女儿六岁半。程珂珂便以孩子为话题,找她聊天。
 
但程珂珂每次提出想跟张丽视频都被婉拒。直到认识快一个月时,放下戒备心的张丽才同意跟程珂珂视频。
 
视频接起来,两个人都愣住了,一样的双眼皮,宽眼距,塌鼻梁,鼻头钝钝的,上嘴唇薄,颌骨有些宽,“简直就像在照镜子。”
 
程珂珂问张丽,“姐,咱俩怎么这么像?”
 
张丽也愣住了,“我还以为是恶作剧呢,没想到我们真的很像。”
 
“要不你问问阿姨,你家有没有丢了一个闺女?”程珂珂说。
 
张丽哭笑不得,“想像力也太丰富了,我怎么问我妈呢?”
 
“好像自己被克隆了”
 
没过两天,程珂珂便忍不住想见张丽。“简直比网恋还刺激。”她从巩义到了登封,约着张丽吃火锅。
 
见面后才发现,两人不只是长得很像,身高、体型甚至说话声音都很像——张丽身高1.55米,程珂珂1.57米,都是语速很快、语气很急,嗓音洪亮。说到有意思的地方,会一起抬高音量,前仰后合地大笑。
 
张丽觉得不可思议,“这不是第二个我吗,感觉好像自己被克隆了。”
 
两个人开始找共同点,她们都有四颗虎牙、身上都有一个比一元硬币更大些的青色胎记,程珂珂的左眼下有一个黑痣,张丽则长在右眼下。
 
她们还发现,两个人连很多兴趣爱好都一样,喜欢唱歌、爱吃辣、都是麻将重度爱好者……
 
“更神奇的是,我俩当天穿了一模一样款式的卫衣,张丽是米白色,我是亮白色。”程珂珂说。
 
“一见如故,说不上来的感觉,但就是很自然,不尴尬。”第一次见面,两个人约定,以后就当好闺蜜一样相处。
 
但那天之后,程珂珂能感觉到,张丽对她态度比以前更冷淡了。
 
2月底,程珂珂发现两个人的血型都是B型。“有点震惊了。”她又问张丽的生日,1991年农历七月初二,而自己是七月初八。
 
程珂珂心里犯嘀咕了,“我们会不会真的有血缘关系?”
 
这个念头,张丽在第一次见到程珂珂时就有了。“感觉我们应该不只是长得像那么简单。”她猜测,童年时家境贫困,可能妈妈生了一对双胞胎,实在养不起只能忍痛送走一个。她是比较幸运被妈妈留下的那一个。
 
第一次见面后,她就多次试探母亲,但母亲一直回避。张丽把两人的照片发给她,张母说:“一点都不像,人家比你长得好。”还没等她再问,张母严肃地说:“这个话题打住,以后不要再提。”有了这层顾虑,她对程珂珂表现得越来越冷漠。
 
而程珂珂在知道两人血型相同后,也拿着张丽的视频问程母,这是谁?母亲来来回回看了好多次说:“这不就是你吗?”
 
她问母亲,“我是不是抱养来的孩子?”一开始程母并不愿意承认,反复询问之后,程母很平静也很认真地说:“你都结婚当母亲了,我实话告诉你,你确实是抱养来的。”
 
 
程珂珂有些按捺不住了,她多次向张丽提出想要见面。“我性格比较直爽,是个有事一定要弄清楚的人。”
 
张丽却感到有点烦,拒绝进一步沟通。她说,在两人相识的过程中,自己一直是被动的那个。
 
3月19日上午8点多,正在睡觉的张丽被程珂珂的电话吵醒。电话里她被告知,程珂珂带着媒体和几个亲戚已经在去登封的路上,想了解下情况。
 
“我觉得张丽不理我,是因为对我还有些不信任,所以我找了第三方媒体来帮忙。”程珂珂说。
 
张丽很蒙,紧张到腿抖,但又觉得“人家快到家门口不见不合适”。
 
事实上,在前一晚,程珂珂也紧张到失眠。“我俩会不会抱头痛哭?会不会激动地说不出话?”
 
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。程珂珂带了妈妈、姨姨、叔叔、婆婆、女儿以及媒体,浩浩荡荡一群人。“家里亲戚们都好奇,都想知道我俩到底有多像。”
 
在媒体拍摄的视频中,程母从车里下来,看见张丽,满脸的惊讶,嘴上反复说,“真是像妮儿。”她甚至激动地抱过张丽开始痛哭,“这么多年,没有想过会有和自己女儿这么像的人。”
 
张丽也忍不住哭了。她记得程母哭着说,“我要早知道这俩妞是亲姐妹,我还不如两个都抱回来。竟然让她们分开了三十年。”
 
程母还向他们回忆,程珂珂被抱养到她身边之前,已经辗转了两户人家。前两户人家都养了两天说孩子太小太难养活了,又送了出去。程珂珂到程母家时是1991年阴历七月初八,当时孩子不会哭,咿咿呀呀的叫声像小猫一样。
 
3月22日,程珂珂又带着媒体到了张丽的老家。张丽的奶奶已经80岁,看着程珂珂,周围的人反复问她,“这是谁?”奶奶拉着她的手说:“这就是我的孙女张丽。”
 
随后张丽进来时,奶奶蒙了,左右手一边牵着一个,来回摆头看两个人。“哎呦哎呦,我认成我孙女了,真像。”她握着程珂珂的手,不住地抬起来又放下。
 
奶奶证实,张丽也是抱养的。30年前,张丽的妈妈和大姨把张丽从巩义抱回家。“她是早产儿,刚生出来不到十天,就这么小,可吓人了。”奶奶边说边用手比划着一只鞋的长度。
 
对着媒体的镜头,两人表态,将去做DNA亲子鉴定,用科学的办法确认她们的血缘关系。
 
 
但刚表态完,两边的妈妈却都反应激烈。她们反对DNA亲子鉴定,心里被强烈的不安全感萦绕着——我的女儿是不是去认亲,要离开这个家了?
 
双方见面的视频,在网络上被断章取义地剪辑,再传回母亲们的手机上。她们一度认为,含辛茹苦抚养了三十年的女儿,默默守护了三十年的身世秘密,全部被曝光了。
 
程母看到一段视频,画面里程珂珂和张丽抱着张丽的奶奶哭,配文是“程珂珂找到亲人”。她以为张丽的父母就是程珂珂的亲生父母,便开始在家以泪洗面。
 
程珂珂曾经有个大四岁的哥哥,八年前去世。程母担心,自己养了三十年的孩子认亲以后,会不会冷落自己?
 
张母的排斥情绪更强烈。她从网上看到了程母抱着两人哭泣的视频,也以为程母就是张丽的亲生母亲。她开始不接张丽的电话,微信不回,视频不接。
 
家人们轮番劝说,都被张母驳回。张丽的哥哥打电话说,张丽已经三十岁了,应该对自己的身世有。张母回:“你想让她去找亲生父母吗?”
 
在家人多次开导后,张母才终于松了口。她向张丽讲述,抱养张丽前,张父突然发生车祸去世了,那时张母已经怀了第二个孩子,而且离生产的日子不远了。
 
因为悲伤过度,张母早产得子,但孩子生下来就有败血症,不到三个月就夭折了。奶奶担心她会改嫁离开这个家。张母跟奶奶说,“我不会走,我们再一个孩子,一家四口一起生活。”
 
那时张母的姨夫在巩义一家煤矿打工,姨夫帮她打听到,矿上有个未婚先孕的妈妈,想找抱养的人家。张母花600块钱抱回了一个女婴。
 
张母说,自己亲手把张丽从巩义抱回洛阳的老家,当她听说和女儿一模一样的程珂珂从巩义找到张丽,自然而然地认为,张丽的亲生父母从巩义来要孩子了。
 
张丽跟妈妈解释,程珂珂也是抱养的,张母并不相信。“哪有这么巧的事?是程珂珂和她妈妈联起手来骗你的。”
 
从那天以后,张母依然拒绝与张丽沟通。
 
张丽想带着程珂珂来见母亲,只有程珂珂亲口说出自己是抱养的,母亲才不再生气和猜忌。
 
3月27日,在郑州商鼎路的一个公园旁,张母第一次见到程珂珂。她问张母,“你看我是谁?”张母没认出来,“你是我女儿小丽啊。”
 
在张丽出现后,张母才恍然大悟,“真像,要是不仔细看,分辨不出来。”
 
张丽对张母保证,“你的心放在肚子里,我不是要找亲生父母,只是想跟程珂珂确认一下是否有血缘关系。”
 
听到这里,张母局促地攥着双手,渐渐收敛起笑容,用力地抿着嘴唇,双眼泛红说,“你做什么我都不管。”然后走到一边去躲着镜头抹眼泪。
 
张母的身边围上了一群人,每个人都在劝她,“你就当多了一个干闺女”“你放心吧,张丽不会离开你的”。张母低着头任凭周围人的劝说,却把胳膊交叉在胸前,不做任何表示。
 
就在大家觉得劝说无效准备离开时,张母突然说,“不用做检测浪费钱了,她们就是双胞胎。”
 
她说,“当初我姨夫找的巩义煤矿上一个中间人说,有一对双胞胎早产女婴,但那时候家里条件太差,实在养不起,只抱回了一个大的,留下了一个小的。”
 
张母回忆,双胞胎的生日是1991年阴历七月初二卯时。她当时去接孩子时,婴儿用深棕色的粘有污渍的布子包裹着,只有三斤。
 
 
这是两个姑娘最奇幻的一段时光,从刷到“另一个自己”,到发现各自身世,像极了电视剧的桥段。“如果不是发生在我身上,我会和网友一样第一反应先是怀疑,这不会是炒作吧?”程珂珂说,“但是这么巧的事真的发生了,还发生在我的身上。”
 
她们成了登封市的红人,逛街时总有店员会问,“你们就是网上的双胞胎?真像!”走在路上也能被路人认出来,“你们是不是网红双胞胎姐妹?我是个亲子视频博主,你想不想把流量变现?”
 
也开始有人以认亲的名义找到她们。对方告诉她们,家里有长辈1991年在河南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婴,不得已送人。为了以后认亲,长辈在两个女婴右眉毛上方用剪刀划了一道。
 
张丽说,恰好两人右眉上方都有一条细细的疤痕。但是这人所说的出生时间是阴历正月二十五,与她们阴历七月的出生月份不符合。
 
张丽还回想起,在小学一二年级,曾有个女人来到她班级门口,带着饼干、方便面、AD钙奶来看她。那个人简单地问了她学习、生活就离开了,她隐约记得,那个女人和自己长得有点像。
 
过了不久,放学时邻居婶婶悄悄跟她说,有个和她长得很像的女人来过,张母连门都没让她进。当时张丽年纪很小,但现在回想起来,也觉得有些蹊跷。
 
对于以后还有可能发生的被动认亲,张丽和程珂珂都表示不能接受。“如果他们想来找我们,前30年干吗去了?为什么不来主动找?现在网上看到我们才来,这样认亲我们不认。”张丽说。
 
程珂珂在一旁点头同意。她说,甚至害怕亲生父母来找我们,想等到妈妈们那边情绪稳定了,大家都没有顾虑时再做打算。
 
近三个月的相认、撕扯,两人都已经疲惫。她们不仅失眠、体重也跟着直线下降。她们才发现,仅有的几次见面都有许多人在场。两人还没来得及好好坐下来聊一聊彼此空缺的那三十年的生活,甚至还没有时间和机会好好地了解彼此。
 
张丽说,自己是个性格大大咧咧的人,但是程珂珂比她更直接。和程珂珂在一起,张丽总是像姐姐,“程珂珂像个小孩,没心没肺、无忧无虑。”
 
3月30日,张丽带着妈妈来到巩义市程家见程珂珂和程母,两位母亲坐在一起面对镜头,她们没有对视,都低着头。
 
当被问到女儿身世被发现的感受,妈妈们都捂着脸哭了。程珂珂用手慢慢抚着母亲的后背说,“我俩不走,以后就当我俩亲姐妹,到对方家里转转。”张丽也安慰母亲说,“我又不跑,你害怕啥?”
 
来源:新京报